白卿言还记得,王秋鹭十分倾心于南都郡主柳若芙,是个痴心人。

这一次等燕国和大周的事情定下来,王秋鹭回大都城,白卿言打算让人将柳若芙的长眠之地告诉王秋鹭,也算是给王秋鹭一些安慰。

原本打算无事退朝的白卿言,正准备起身离开,就见司马平的父亲御史中丞司马彦上前。

司马彦掺了白家宗族几位族老的几条罪状,其中有一条最为严重……司马彦连着刑部尚书吕晋一起参了,说刑部竟然也参与到了私放流放犯人找人顶替,又将户部也扯到了其中,说户部竟然还给被替换的凡人假户籍,且拿到了实证呈交陛下。

司马彦的参奏来的突然,吕晋和魏不恭两个人都是措手不及,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有十分感兴趣的朝着司马彦瞧去,颇有钟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架势。

朝臣们也是心中打鼓,这御史中丞还真是一点风声都不露,就直接把他们一个刑部尚书扯到了案件里,连带着……还有户部,虽然没有点名魏不恭,可身为户部尚书,户部出事他难逃其责。

魏忠迈着碎步走下高阶,从御史中丞司马彦的手中接过奏折,又疾步回到了白卿言身边。

白卿言接过折子,展开瞧了眼。

这换囚私放流放犯,竟然还扯出两个白家宗族的族老和其孙子。

一个被判流放的,是白家宗族一位族老的孙子白卿石。

白卿石在大都城遇到了几年前自家脱了奴籍的一对下人,两人几年前赎身之后从朔阳来到大都城,成亲之后在闹市摆了个馄饨摊位糊口。

那妇人曾经被白卿石强占过几次,后来被白卿石的母亲以勾引自家儿子为由,打了个半死让人牙子带走发买,是那妇人现在的丈夫花钱从人牙子那里把人赎了回来,又用好不容赞下的银子求了恩典给自己赎身,而后带着那妇人来大都城讨生活。

原本他们都以为再也不会回到朔阳,结果没想到几年后竟然还是在大都城碰到了白卿石。

白卿石仗着是白姓的皇亲,再次强行霸占了那妇人,其丈夫回家之后看到,与白卿石大打出手,没过两天那妇人的丈夫便重伤不治离世,故而白卿石被判了流放。

还有也是白家一位族老的孙子,名唤白卿帆,只不过这白卿帆不知怎么的和秦朗的那位妹妹秦家大姑娘牵扯在一起,将曾经在风筝比赛上……受行刺白卿言刺客指示阻挠新政被判流放的的秦家二姑娘,用旁的囚犯换了出来,换出来之后还给这秦家二姑娘在户部弄了一个真的身份,安顿在白沃城。

这件事之所以被御史中丞司马彦发现,是因秦家二姑娘回大都城被司马彦发现,就找人查了一番,这才知道原来,秦家大姑娘已经委身白卿帆,但并没有做白卿帆的妻子也不是妾,两人就只是在固定的时间厮混。

当然,这些司马彦是没有写到奏折里的。

白卿言看完抬眸朝着恭敬跪在大殿中央的御史中丞司马彦瞧了一眼“司马中丞果然是忠心不二,如果朕记得没有错,这秦大姑娘应当是司马中丞的表侄女,司马中丞能大义灭亲,朕……深感欣慰。”

司马彦连忙叩首“臣子为陛下尽忠,那是本分,都是微臣的职责,若是履行职责便让陛下感到欣慰,那便是微臣的不是,是微臣之前没有尽到应尽的职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